庖归吃鱼,手之所触,筷之所倚,鱼骨自剃,鱼肉自落,莫不中音。

其父曰:嘻,善哉!技盖至此乎?

庖归曰:无他,但手熟耳。西方的那些大鱼小鱼,哪个我没吃过?南冥的大鲲,我也把他给吃了。

其父曰:送你一个大大的哦。

大鲸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