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鲁米诗集《偷走睡眠的人》译者序里的一首小诗《任何都是我》,无为著:

千万记得我,千万记得我
任何是我写,一切是我说
千万记得我,千万记得我
任何是我歌,一切是我做
千万记得我,千万记得我
从无有二个,你我本是一
千万记得我,千万要爱我
千千万万记得我
万万千千爱着我